战史风云

当前位置:六合联盟 > 战史风云 > 张岱

张岱

来源:http://www.deutschehack.com 作者:六合联盟 时间:2019-10-14 16:01

六合联盟,张岱字景山,是吴郡吴县人。祖父张敞,晋时曾任度支尚书,父亲张茂度,宋朝时任金紫光禄大夫。 张岱少时与其兄太子中舍人张寅、新安太守张镜、征北将军张永、其弟广州刺史张辨都很知名,号称“张氏五龙”。张镜少时与光禄大夫颜延之做邻居,颜延之高谈阔论痛饮美酒,喧呼不休;而张镜静静地不大声说话。后来颜延之在篱边听见他和客人说话,拿个胡床坐篱边静听,听他辞义清玄,颜延之心服,对宾客说:“那边有个人物啊。”从此不再痛饮大嚷。张寅、张镜名气最大,张永、张辨、张岱不及。 郡里荐举张岱为上计掾,没成行,州里聘他为从事。后来迁任南平王右军主簿,尚书水部郎。出京补东迁县令。 当时殷冲为政吴兴,对人说:“张东迁家贫需奉养,因此暂时栖身小邑。但是名声才能已经显露,终当大有前途。” 随王刘诞在会稽起义,任用张岱为建威将军、辅国长史,行县事。事平后,张岱任司徒左西曹。他母亲八十岁了,任职期未满,张岱便离职回去奉养,有司因张岱违反制度,想要惩罚他,宋孝武帝说:“看过失可知他的仁,不要追究了。”后来他先后迁任抚军谘议参军,领山阴令,他处理公事娴熟明白。 巴陵王刘休若任北徐州刺史时,还没能亲理政事,任张岱为冠军谘议参军,领彭城太守,行府、州、国事。后来临海王为征虏将军广州刺史,豫章王为车骑将军扬州刺史,晋安王为征虏将军南兖州刺史,张岱历任三府谘议、三王行事,和典签主帅共事,办事成功,关系融洽。有人对张岱说:“主王年幼,管事的又很多,而你总能调和公私关系,是怎样做到的?”张岱说:“古人说一心可以事奉百君。我为政端正公平,以礼待物,不好的事自然不会发生。政事的清明昏暗长长短短,更是才能大小的体现啊。” 还都任黄门郎,迁任骠骑长史,领广陵太守。新安王刘子鸾非常受宠因而被任为南徐州刺史,又把吴郡划给南徐州。帝严格挑选僚佐。孝武帝召见张岱对他说:“卿美誉一直很高,且资宦已经很多了。现在欲让卿作子鸾别驾,总管刺史之事,不要说屈才,最终会让你大展身手。”孝武帝驾崩后,张岱迁任吏部郎。 明帝执政初期,四方造反。明帝因张岱干练可靠,任他为持节、督西豫州诸军事、辅国将军,西豫州刺史。不久移任冠军将军、北徐州刺史、都督北讨诸军事,都没去到官。泰始末年,任吴兴太守。元徽年间,迁任使持节、督益、宁二州军事、冠军将军、益州刺史。数年间,益州被治理得社会安定。又调任侍中,领长水校尉,度支尚书,领左军,升任吏部尚书。王俭当时任吏部郎,时时专断吏部的事,张岱每每和他意见不一致,后来王俭做了宰相,以此对岱颇不友好。 其兄之子张环、弟张恕,诛杀吴郡太守刘遐。太祖欲使张恕为南齐书政晋陵郡,张岱说:“张恕不宜从政,美锦不宜滥裁。”太祖说:“张恕的为人我很清楚。并且又和张环立了同样的大功,自当有赏。”张岱说:“如果因家贫赏赐俸禄,这另当别论;若说因功勋而获此任,这是臣家门之耻。” 不久张岱加任散骑常侍。建元元年,出京任左将军、吴郡太守。太祖知张岱历任官职都很清廉正直,到郡里不久,亲笔下敕给张岱说:“吴郡乃是大郡,责任重大,因此不想再换别人,但总管的军事政务很繁多,应当名符其实,现任命卿为护军。”加给事中。张岱拜官完毕,朝廷诏命他以家为府。张岱向朝廷报告自己的病情。第二年,迁任金紫光禄大夫,领鄱阳王师。 世祖即位,又任张岱为散骑常侍、吴兴太守,俸禄待遇级别为二千石。张岱晚年在吴兴,更以宽厚仁恕著名。迁任使持节监南兖、兖、徐、青、冀五州诸军事、后将军、南兖州刺史,常侍如故。未拜官,亡故。其时七十一岁。张岱当初有遗命,将家财分封于箱子里,随家业的增减而有所改变,如此执行十几年。追赠本官,谥号“贞子”。

本文由六合联盟发布于战史风云,转载请注明出处:张岱

关键词:

上一篇:临川献王萧映

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阅读: